第1章 初遇

作者:木子喵喵|發布時間:2015-06-17 15:57:39|字數:9514

  “女士們,先生們,飛機已經降落在G機場,外面溫度零下三攝氏度……”

  林若生透過窗戶看向外面清冷的天,這個城市還是和三年前一樣,沒有什么變化。

  鄰座的女孩從行李艙拿行李的時候,不小心將頭頂的行李碰落,若生穩穩地托住,才沒有砸到她的臉。

  女孩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系。”若生淡淡一笑,起身離開。

  跟隨著人流往艙門外走,遠遠的,還能聽見女孩的男友訓斥她的聲音:“怎么做事總是馬馬虎虎的,如果有天我不在你身邊,你該怎么辦?”

  明明在訓斥,聲音里卻多了幾分憐惜。

  之后是女生討好的聲音:“我知道錯了,我保證下不為例好不好?你不要這樣兇嘛,會嚇壞我的。”

  若生垂眸,長睫毛眨了眨,她以為三年的時間足夠讓自己把一切都看淡,但這樣太過熟悉的場景,依然讓她鼻頭泛酸。

  還記得那時候,也是這樣的年齡。

  她興高采烈地對最好的閨蜜說:“青顏,我喜歡上了一個人,他很優秀很厲害,特別特別厲害的那種。”

  當時青顏看她的神情略微有些擔心,很久之后,她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又分開,青顏才告訴她:“其實一開始就害怕你會受傷,兩個人在一起,太愛的那個人注定處于劣勢,可又能怎么辦呢?你看他的眼神太熾烈,除了由著你,別無他法。”

  若生知道,從自己大膽告訴秦陌,她喜歡他的那一刻起,大家都在等著看笑話。

  笑她的不自量力,秦陌是什么人?秦氏太子爺,怎么會喜歡上她?

  而她的確是太愛他,每天都跟著他,吃飯、開會、出差、形影不離。

  他沒有了空間,彼此共同的朋友也不能理解若生。

  那時候她總是莫名的害怕:“秦陌,你會討厭這樣的我嗎?”

  他憐惜地摸摸她的腦袋,語氣寵溺,又有些無奈:“我只是擔心,你這么依賴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你該怎么辦?”

  她抱著他的胳膊,緊緊的:“我沒想過有那么一天,我覺得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

  若生閉上眼,有些難受,想要從回憶里抽離。

  “叮”的一聲,手機響了,她打開,是航班發來的信息:“尊敬的林女士,衷心祝您生日快樂。”

  秦陌,二十五歲生日,我送自己最好的生日禮物,就是去見你,好不好?

  林若生豐富的人生,是遇見秦陌開始的。

  大四那年的某一個周末晚上,她剛在電話里為畢業實習的問題跟媽媽吵完架,心情正煩躁的時候,青顏打電話過來,說她小姨在G市開的酒吧“傾城”開業,問若生去不去捧場。

  若生正心煩沒處發泄,想都沒想就說:“去。”

  夜晚,耀眼的霓虹在整個城市間隱隱浮動,瘋狂而迷幻的氣息從發燙的地面升起來,午夜劇場在城市里拉開曖昧的帷幕。這個城市像莫文蔚說的那樣,“愈夜愈美麗”。

  下了車,穿著吊帶裙的青顏竟在夜風中冷不丁地打了個寒戰,納悶地說了句:“天氣冷的簡直像巫婆的眼神!”

  一旁的若生聽了比她還納悶,天氣冷跟巫婆的眼神有什么關系?

  進了“傾城”,里面已經熱鬧非凡,青顏熟絡地跟小姨打招呼,若生一眼就看見了青顏漂亮的小姨。

  青顏曾說過她小姨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宋傾城,是一個很有故事的女人,三十五歲的她雖然不算年輕,但一點都不顯老,依舊風華絕代得過分。

  宋傾城熱情地招呼了她們兩個,之后又陸陸續續地來了幾個青顏的朋友,還有一些班里的同學,若生也是認識的。大家其樂融融地開了一個包廂在里面練歌喉。

  若生今天的心情不算好,一個人縮在角落捧著杯子喝啤酒,也不知道是越喝越郁悶,還是酒太醉人,她干脆抱著瓶子咕嚕咕嚕地喝起來。

  喝迷糊的時候才發現沒酒了,隱約地看見一抹修長的身影端著擱酒的盤子走進來。

  她撲過去就要拿,誰知她一個沒站穩撞了上去,酒瓶乒乓的撞擊與大地親密接觸,裂開了花,酒漸到男人褲子上,若生頓時只覺鼻尖充斥著酒味,一個沒忍住就“哇”的一聲將胃里不適的東西吐了個翻天覆地,然后“砰”的一聲,醉倒在地上,完全不省人事。

  男人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褲腳,皺眉。

  一旁跟著他進來的人膽戰心驚地問:“秦少,沒事吧?”

  秦陌漂亮的黑眸瞥了眼醉倒在地上的女人,簡略地說了兩個字:“沒事。”

  然后,離開。

  若生第二次去“傾城”的時候,是被青顏硬拉去的,青顏那丫頭好像愛上了那里,巴不得天天留在“傾城”不出來。

  弄得若生一本正經地告訴她說:“學生的本分就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你看你整天把我拉到這里來,多不像話!前些天去圖書館的時候還有學長說我一看就是好學生,我這樣會被你帶壞的。”

  青顏“呸”了一聲,“哪個有眼無珠高度近視青光外加散光還迎風流淚的學長?”

  若生:“……”

  一進門,若生就被里面的冷氣弄得毫不淑女地打了個噴嚏,在包里邊找紙巾邊走路的時候跟轉角處的服務生撞了個滿懷,她剛要道歉就發現那人看也沒看她一眼,冷艷高貴的從她身邊走開。

  若生哪里是受得了這樣被人無視的人,蹭的一聲就擋在了那人的面前。

  他往左,她就往左攔;他往右,她就往右攔。

  他不動,就兩手一伸,硬是攔住人家的去路。

  見那人用冰冷的眼睛瞪著她,她的火氣更甚了,給他反瞪回去,也不管是不是自己先撞上去的,惡人先告狀,:“你這個人怎么這么沒禮貌,撞了人不會道歉嗎?”

  那人幾乎是用俯視的眼光打量她的。

  按理說若生一米六五的個子也不算太矮,但是跟他一米八五的海拔相比,明顯是需要仰視的。

  “讓開!”他語氣已有不耐。

  偏不!

  若生想要這樣回敬他,但隨即看見他手上端著一個托盤,里面的杯子已經倒了,液體都飛濺到他身上,好好的制服被她毀了。

  一瞬間若生覺得自己就是電視劇里那種胸大無腦,惡人先告狀、蠻不講理,讓人想要丟雞蛋的惡毒女二號。

  當這想法落盡青顏眼底時,她感嘆地搖頭,用心在跟她交流:說女二號,還恭維了你,人家女二無腦好歹胸大!你呢?

  若生頓覺慚愧無比。

  此時對方耐心被磨掉,繞過她就要走。

  若生由訝異中回神,連忙喊中他:“喂!那個,你的損失……”

  在這樣的地方待得久了,若生自然能猜出他的身份,他穿著傾城的員工制服,手上捧著正要往里送的酒,能在這里消費的一杯酒就價格很高,這樣被她打翻了,對于這場事故的受害者,他都不要求賠償嗎?

  對于她的叫聲,秦陌根本就沒反應,仿佛跟她說一句話都是浪費時間的一件事。

  若生還想說什么,就被站在一旁本來打算看好戲的青顏給拉住,“大姐,您老就別糾結了,人家都沒計較,你還死扒著不放做什么!我們趕緊進去,別在這里耽誤時間了。”

  一句話的時間,當若生再次回頭時,那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拐角處。

  她收回眼神,有些郁悶:“這樣不行啊,是我弄翻了酒,要賠的,你干嗎拉著我。”

  “你腦子里長草了啊!”青顏湊到她身邊說:“你記不記得上次你來‘傾城’的時候喝醉了,吐了別人一身,就是這個男人啊,他就是秦陌你知不知道?別看他在這里當服務員,人家可是秦家大少爺!”

  “……”

  “人家不找你,你倒好,拉著人家不放手。你說你腦子里到底長了幾根草?或者,你別告訴我,你也是看上人家長得不錯,故意接近人家的。”

  “滾!”若生翻個白眼,“我是那樣的人嗎?”

  “應該是吧。”

  “……”

  “那你說說,你看人一般先看哪?”

  若生:“你也知道我是一個比較有品位的人。”

  青顏:“嗯嗯。”

  “所以我一般先看外表,怎么了?”

  “哼,還說你不是故意接近人家!”青顏搖頭嘆息說:“不過也不能怪你,誰讓秦少爺長得那么帥。你沒聽說過嗎,一見秦陌誤終生,不知道多少女孩子拜倒在秦陌那驚為天人的容貌下,他就算穿服務生制服都照樣把人給迷得死去活來……”

  青顏拉著若生進包廂的時候,一群人在坐在里面,打扮漂亮的女人拿著話筒在唱:“愛情它是個難題,讓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許可以,忘了你卻不太容易……”

  坐在沙發上的幾個男人略略地掃了幾眼過來,便又開始聊天的聊天,唱歌的唱歌。

  青顏拉著她走過去打招呼:“我同學,林若生。”

  若生微笑地朝他們點點頭,那幾個人也朝她略略頷首。

  找了個沙發坐下,若生腦海里還在想著剛才的事情,正巧門被打開,服務員端了酒進來。耳邊還傳來那美麗的女聲在唱著:“……總是很容易被往事打動,總是為了你心痛,別流連歲月中,我無意的柔情萬種……”

  精致的玻璃燈照下的光芒里,若生看見那唱歌的女人一頭烏黑的頭發,略微蒼白的皮膚,發紫的嘴唇和很重的黑眼圈,突然就覺得她很美,是她印象里喜歡的那種病態美。那是因為生病或者頹廢的夜生活導致的美,那么蒼白與乏力,那么需要人照顧,叫人心疼的美,像是與林妹妹極致相反的柔弱。

  若生一半的注意力都去看病態美了,所以氣氛是怎樣搞僵的,她一點都沒反應過來。

  當她回神,就看見之前事故的主角不卑不亢地站在那里,居然是剛才被她撞了的男人——秦陌。他冷著一張臉,絲毫都沒將他們的威脅放在眼底一般,雖然穿著員工制服,但依舊遮擋不住他本身華貴的氣質。

  墨黑的濃眉,深邃的雙眼,薄唇微抿,不吭一聲,卻翩若驚鴻。

  若生想,這男人太好看了,簡直就是來禍害人間的。

  從身邊議論聲中,若生才知道起因是那些個有錢家的大少爺閑著沒事做,故意發難,說是老早就點了東西,怎么現在才送過來。

  結果連經理都叫了過來,說要求道歉。

  若生在心底嗤之以鼻,就為了一件小事至于嗎?標準的公子哥兒吃飽了撐著沒事做。

  但她又怎么會知道,這里的人,是酒吧經理是一個都得罪不起,尤其是秦陌。

  在這樣尷尬的氣氛中,若生忽然就開口了,“等等,我有必要解釋一下。”

  忽然跳出的女聲,讓所有人的眼睛都刷刷地看過去,若生卻淡定自若地說:“是這樣的,剛才我進來的時候不小心把這位帥哥手上的酒給撞翻了,又弄的人家一身,估計他是去換衣服了,才將東西送來的晚了,如果你們真的要怪的話,就怪我吧,跟他沒關系。”

  一瞬間,氣氛凝固,大家的眼神都怪異地在若生身上掃過,好奇這個女人是吃錯了什么藥,這么想不開,敢跟眾少爺作對。

  面對這樣的視線,若生倒是毫不在意,本來她說的就是事實。

  這時,方才找茬的男人呵呵地笑了一聲,上下打量了一眼若生道:“小姑娘,這么會說話,看上那服務員了么?”

  若生:“……”

  那男人顯然是喝多了,瞇著眼睛盯著秦陌看了一眼,道:“長得還真不錯,‘傾城’里面的男人姿色就是好!正巧我姐最近要換對象,把你送過去,她應該會很滿意!”

  這話說出口,經理的面色就變了,他連忙小聲對他說:“張少,您別開玩笑了,這、這是秦少!”說完慎重地看了穿著制服的秦陌一眼。

  “什么秦少獸少的!你欠——什么?秦少?秦氏集團的太子爺?”那人立馬就清醒了過來,看著站在對面的秦陌,神色瞬變。

  這句話吼出來的時候,一干人等都變了神色。

  傳聞,秦氏集團太子爺神出鬼沒,時常以員工的身份穿梭在旗下各種生意場所,實地考察。

  所以……他不會那么倒霉,攤上這種事了吧?

  那叫張少的人冷汗淋漓,誰都知道秦氏在社會上的地位,就連他老爸都經常警告他,不管在外面怎么瘋怎么玩都沒關系,唯獨不能招惹上秦氏。

  面對眼前的秦陌,張某人心里發虛,但由于在這么多人面前,他顧忌自己的面子,雖然心里忌憚秦陌,但看在今天他只有一個人,表面上還是裝作不屑的樣子:“秦少怎么了?別說太子爺,就是今天太子爺他老爹站在這里,老子都不怕——啊!”

  那人話尚未說完,就慘叫了一聲。

  眾人看去,包廂的門瞬間被打開,十多個黑衣人沖了進來,站在秦陌身后,一言不發。

  面對這仗勢,包廂其他人都嚇得不敢吭聲,那張少的酒徹底醒了,嚇得不敢說話,完全沒有了方才的氣勢。

  “張氏是嗎?”秦陌低沉沉的聲音傳來,慵懶而有磁性,像是午夜里滑過的低音大提琴。

  若生看著面前冷峻的男人,他有一張俊美惹眼的臉,氣場卻讓人難以靠近,就仿佛整個世界與他隔著一層玻璃,他冷眼看著玻璃外的世間繁華,喜怒不形于色。

  若生以前不明白,為什么有人會形容一個人的魅力是致命的,此刻看見了秦陌,她才明白!

  此刻,這個男人的眼底一片冷漠,只是簡單的四個字,就讓人毛骨悚然。

  誰也不會想到,第二天,G市新聞頭條,備受關注:房地產張氏企業宣布破產,張氏集團張總攜帶家人移民國外,旗下資產被G市龍頭老大秦氏收購。

  當若生看見這條新聞的時候,再想起當時秦陌的眼神,竟是深深地打了個冷戰。

  她從未想過,他會是看起來無害,實則那么厲害的男人。

  有人說第一次意外是意外,第二次意外是巧合,第三次意外就是命中注定。

  與秦陌的第三次意外簡直老套得讓若生自己都不好意思讓它發生。

  后來想想,大抵是上帝的靈感也有限,伸手一點,就給她制定了這套劇情。

  那天青顏大小姐用她的古董自行車換走了若生新買的山地車,跟朋友憶童年郊游去了。當若生騎著青顏大小姐那輛沒剎車的破車從學校的拐角處沖出來的時候,“砰”的一聲,就撞上人了。

  遇見就是這樣一件沒有道理的事。

  對方迅速抓住她脫離控制的車,手上剛從圖書館借的書散落了一地。

  雖然這已經算是最快地將悲劇減到最低,但眼神超好的若生依舊很準地瞧見他手臂上被劃了一條長長的傷口。

  若生趕忙下了車走到他面前,剛要說話,在看著他略微熟悉的俊臉時,疑惑:“你是……秦陌?”然后在瞥見他手上的恐怖傷痕時,拉著他的手就要往校醫院跑,“你在流血,快,去醫院!”

  誰知道秦陌一手把她的手甩開。

  “怎么了嗎?”若生轉頭,一雙大眼睛莫名地看著他。

  “別碰我。”冷淡無比地回應。

  若生:“……”

  有些委屈,從小到大她都沒被這么嫌棄過好嗎!

  但“嫌棄”她的男人顯然沒理會她的委屈,他將書從地上撿起來丟進一旁自行車的車籃內,便要離開。

  眼見他要走,若生急忙從包里找出紙條,匆匆寫下自己的名字和手機號碼追上去塞給他:“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打電話給我,包括上次在‘傾城’的事情,我都會負責到底。”

  林若生。

  瞄了眼紙條上的名字,秦陌面無表情地走了。

  若生站在原地,看著他消失在路的盡頭,想著這家伙是冰塊做的吧?不然怎么會這么冷?不但冷,還惜字如金,還不給人碰呢!

  可是,偏偏她怎么一點都討厭不起來呢?反而好想離他近一點,再近一點呢?

  青顏回到寢室的時候,若生正坐在書桌前看著課本發呆。明亮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襯托著她白皙的臉頰更加漂亮。

  青顏湊上前探究道:“丫頭容光煥發,是不是思春了?”

  若生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思你個頭。”

  若生和青顏之間是沒有秘密的,她們是什么都能分享的好朋友。用青顏的話來說就是:“除了男人,我身邊的一切都是可以跟你共享的。”

  若生將早上發生的事情告訴她,青顏直感嘆:不知道是緣分啊,還是孽緣啊一段孽緣。

  青顏問:“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誰嗎?他是秦陌啊!”

  秦陌,本市著名的秦氏集團太子爺,他們大學喻戶曉的人物。在大學里一般都會存在這樣兩種人,一種是在相貌家室上頗為出眾不得不引人注目的人,另一種就是在課業上頗為優秀常常被推在風浪尖頭上的人,偏是他都集齊了這兩種人的特性,不讓人廣為流傳都不行。

  秦氏雖然有錢,但秦少爺跟其他富二代完全不一樣,從上大學開始,秦陌的父親就讓他穿梭在旗下產業的最底層,體會不同的人生際遇,感悟生活的不易,上次青顏小姨開的酒吧也是秦氏旗下的產業鏈之一,所以那次才會遇見穿著服務生制服的秦陌。

  說到這里,青顏一臉憧憬地說:“真想有個這么帥的男朋友,將來如果我要開店的話,就讓他站在門口拉客!生意不要太好喔!”

  青顏還說了最近瘋傳的關于秦陌去美國當交換生的事情,學院里只有一個指標,院長特別看重他,可是他卻因為女朋友而拒絕。誰都知道他有個交往了很久的女友,沒有人見過她的廬山真面目,卻知道秦陌對她好得不行,從來不沾花惹草,因為女友在國內而拒絕去當交換生。

  “可惜啊,人家已經有深愛的女友了,你沒戲了。”青顏撐著腦袋,研究著若生臉上的神情。

  若生聽見青顏的嘆息,看怪物一樣地瞪著她,問:“他有女朋友跟我有什么關系?”

  “我怕你會看上人家,那么優秀的男生,我不相信你不會動心。”

  “你都不動心,我動什么心?”

  “誰說我不動心了?”青顏的情緒有些莫名得激動,“要不是初中就認識了那該死的成青,跟他分了又合分了又合,我早就主動去追人家秦陌了。”

  成青是青顏的男朋友,他們是初中同學,青顏對人家一見鐘情,拔足倒追,終于將其擒獲!

  那段時間她愛極了他,每天黏著他,像是不用吃不用喝只要愛著就能活一樣。

  因為沒到法定結婚的年齡,兩個人還特幼稚地在商店里買了一本偽造結婚證,貼了兩人的照片,簽了大名,婚姻正式生效。

  生效的那天,他們特意請了若生去當證明人,就差沒讓她當牧師站在飯桌前致辭了。

  只不過男人的感情向來沒女人長久,成青的性子尚未定下來,與別的女生曖昧,卻又跟青顏牽扯不斷,而青顏又太過于愛他,割舍不下,兩人才會分分合合。

  若生說:“可你不說人家秦陌已經有女朋友了么?”

  “有女朋友又怎樣?老婆還能離婚呢,女朋友就不能分手了?”

  若生覺得這句話真惡毒,可是她知道青顏是想到了自己跟她家成青交往時候的那張假結婚證,就像成青在同她交往的時候,依舊有不少女人主動送上門,是啊,結婚還會離婚呢,何況是談個戀愛,被劈腿太正常了。

  若生知道,其實在青顏心里挺在乎成青之間感情的,畢竟他們認識了那么多年,每次吵完架最后都和好了,她不止一次在若生耳邊抱怨說:“也不知道月老到底將我們之間的紅線纏繞了多少圈。”她說,“我不怕月老他老人家跟我繞圈,只要不跟我繞斷就好。”

  就在若生發呆的時候,青顏說:“要不然,你去探究秦陌有沒有女朋友的真實性?雖然外界是這樣傳的,可是秦陌自己卻沒親口承認過,也許只是緋聞呢?”

  若生眼睛一亮,不得不承認,青顏的這個提議,她動心了!

  一場飯局,飯桌上都是名門之后,其中不乏名媛千金,一個個都對坐在中央的秦陌發出愛情訊號。

  但顯然對方并無興趣,酒過三巡,他便起身離開,讓在座的名媛們頓覺失望徹底,有幾個當場也說要走,其他大少爺不滿意了:“哎,千金大小姐們,你們也太偏心了一點吧?秦陌在飯桌上,你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就算了。現在他走了,你們也要走,大家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這話立刻就得到了女人的反駁:“先把自己的魅力修煉成秦陌那樣,再來談玩耍吧!”

  “……”

  銀白色的保時捷停在了一棟豪華的別墅前。

  開門,打開燈,意外地看見坐在客廳里的女人,秦陌眉毛一挑,問:“你怎么來了?”

  白淺夏咬唇,幽怨地看他一眼,將手里揉皺的紙張攤開,問:“這是什么?”

  秦陌看過去,就見上面秀氣的字體,白淺夏已經沒忍住責問:“林若生,是誰?一看就是個女生寫給你的,上面還有她的電話號碼。秦陌,你以前都從來不收女生這些東西的……你,喜歡她嗎?”

  秦陌勾勾唇,慢條斯理地將外套脫下,懶懶地靠在一旁的沙發上,問:“你來找我就是為了這個?”

  “是!”白淺夏有些激動,她說:“秦陌,你說過你喜歡我的,怎么還可以喜歡別的女人?你知不知道當我看見這張紙條的時候,有多在意!我在想,你是不是在報復我,報復我當初拒絕了你?可是你曾經說過,當不當你的女朋友是我的選擇,你不會逼我的!”

  秦陌不語,懶懶地抬頭看向她,黑眸看不出任何情緒,也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這樣的秦陌讓白淺夏感覺到一陣心虛,明明就是她拒絕了他的感情,卻要霸占著他,不許他擁有新的一段感情。

  就在白淺夏被秦陌的眼神看著心發慌的時候,他才淡淡地開口,“你想多了。”

  說罷,他拿過她手心的紙條,揉成團,丟進一旁的紙簍里。

  白淺夏愣了一下,稍后終于露出了笑顏,她挽著秦陌撒嬌道:“秦陌,秦陌,你不可以喜歡別人哦!”

  若生覺得自己好像中了一種叫做“秦陌”的毒。

  自從上次把自己的聯系方式塞給秦陌后,以往被她冷落到從來出門都不帶在身上的手機,從昨天開始時刻都拿在手上,隔個一兩秒就往手機屏幕上瞄,生怕自己做過了秦陌打過來的電話,還將手機原來的震動改成鈴聲。

  讓她郁悶的是上課的時候,手機鈴聲響了,她一時忘了在上課,歡天喜地的“喂”了一聲,結果對方卻不是她想等的那個人,失落之余,她看見講臺上老師憤怒地用手指指著她:“林若生,你也太囂張了,居然敢在我課上接電話!立馬出去跟我面壁思過!”

  面壁思過也就算了,最郁悶的是,那天她穿的衣服是那種口袋明明很大,看似很好放東西,但誰知一彎下腰或者蹲下,口袋里的東西就會往下掉的外套。

  結果,那天她去上廁所,在路上明明都還記得待會兒彎腰的時候要將手機拿出來,偏偏進門之前接了個電話,習慣性地將手機放口袋里,剛彎下腰的時候手機就從口袋里掉下,“呯”的一聲剛好落在水池里。

  若生立刻從水池里將手機撈起來,結果黑、屏、了!

  于是若生有些懷疑,是不是她對秦陌有非分之想,所以老天看他不爽,才這么懲罰她的?

  手機進水,開機后不見任何畫面,她不得不坐公交來到手機維修店修手機。

  也許她來的不是時候,客服小姐告訴她:“店主有事出去了,沒辦法現在就修好。”問她能不能明天再過來拿。

  除了明天再過來,她還能有第二個選擇么?

  她應了一聲“好。”

  那人叫她留了個聯系方式,說是明天修好就會聯絡她。

  拿了包轉身要走,腳下一絆,低頭一看,鞋帶散了。

  蹲下身系好的時候一站起身,迎頭撞上了不知名物體,只聽“啪嗒”一聲,低頭一看,一支手機摔在地上。

  “啊……對不——”本能地蹲下去將手機拾起來,抬頭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眼簾,她驚愕地張嘴:“啊!是你……”

  秦陌瞟她一眼,不答。徑自從她手上將自己的手機拿回來。

  他不能說很高興見到她,畢竟每次遇見她就沒好事,實在讓人愉快不起來。

  “秦少,你好倒霉。”走過來的客服小姐露出很遺憾的表情,也不知道秦少爺是不是跟這個手機犯沖,加上這次,已經是第五次砸在地上了。前四次還完好無損,這回不但機身受損,而且無法開機了。

  “我看看。”身邊另一個男子將他手機拿過看了看,看了一會兒,淡定道:“可能是部件出問題了,晚上我幫你看看。”

  說完抬頭看著站在一旁不知道該說什么好的若生,問:“這位美女是……”

  “哦,店長,她是客人,拿手機過來修的。”一旁地看客服小姐忙介紹。

  原來秦陌身邊的男人就是店長,若生忙說:“您好,請問你現在有時間嗎?麻煩你先將這款手機修一下,兩款手機的錢我一起付。”

  “不用了。”秦陌看了眼掛在墻上的時鐘,對一旁的男子說,“莫澤,我把手機放你這,現在先去公司一趟吧,讓人等久了不好。”

  “好吧。”莫澤把手機交給客服小姐,順便對若生說了聲:“美女,抱歉,現在我跟我朋友還有些事,手機麻煩你明天過來取。”

  若生的思緒還停留在把人家的手機弄壞了要怎么賠償上,聽見有人叫她的名字,本能的點頭,待到看見秦陌和莫澤兩人都走出了手機店,才反應過來,快步地追上去。

  “喂!你等等——”

  因為他們的速度太快,若生只能跑上去抓住秦陌的衣袖,讓他停下來,道:“我把你的手機弄壞了,就理應我賠的。”

  “不用。”面無表情地說出兩個字,秦陌側身,避開她的碰觸。

  兩次見面都以相同的方式被嫌棄,若生原本充滿愧疚的心一下子就升華成憤怒,抬頭想要責問,卻發現眼前空空蕩蕩。

  只是幾秒鐘不到的時間,兩人已經走遠,過了一會兒,銀白色的保時捷飛馳而去。

     

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我在你的世界,下落不明》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8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8/5744034 閱讀此章節;

2020/4/6 17:36:19
2019白小姐祺袍黑白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