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見秦陌誤終生

作者:木子喵喵|發布時間:2015-06-17 15:57:39|字數:9834

  “長得好看就了不起么?”一回到寢室上網,若生就郁悶地在QQ簽名上留了這樣一句話。

  結果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后面的好友留言已經排了老長,大部分人在問,這個人是誰? 還有個人,是若生的初中同學,直接在留言區抱怨她也有碰到過這樣人,一開始也像她一樣抱怨他太驕傲,后來才知道別人性格就是這樣的。

  若生頓時覺得找到了自己,于是便跟她在評論區如火如荼地聊了起來。

  后來,估計是有人看不下去,便留言說:“兩位,這樣不累么,都在線直接QQ聊天好嗎?”

  于是和初中同學便聊了過來。

  那女生跟若生一起考到這所大學,因為兩人的學院離得遠,在一起玩的時間并不是很多,關系倒算還不錯,屬于那種有什么話就說什么話的。她告訴若生,她遇見的那個男生名氣很大,她見過一次,很符合她的胃口,于是便大膽出擊,結果連別人的衣角都沒摸著,每次留給她的都是一背影,傲嬌的不得了。

  若生對自己的這位女同學還是挺了解的,以前在初中算是校花級的人物,還是那種對主動追求她的人從來不屑一顧,喜歡那種高高在上卻從不將她放在眼底的人。

  聽了她的描述,若生只覺她形容的跟自己遇見的太相似了,后來問了名字,才知道她說的竟然就是秦陌。

  于是從來不相信命運的若生開始相信也許她跟秦陌是真的有緣,連這樣的巧合都能給她碰上。

  隨后,在傾城玩了一晚上翹課睡懶覺到中午才醒過來的青顏,正在做面膜的時候,就聽見背后傳來一個慢悠悠的聲音:“我昨天夢見男朋友死了,于是傷心地哭了。”

  “……”青顏正欲說什么,但聽她又補充道:“醒來后發現我根本沒男朋友,更傷心了。”

  “……”

  寢室詭異的安靜了片刻,若生扭頭看向貼面膜的青顏,道:“顏顏,你說我這個專業要是去面試市里那家有名的動漫公司,能應聘什么職位?”

  青顏正在貼面膜的手無助的抽搐了一下,本來應該貼到臉上的面膜啪嗒一聲跌落在水池里。

  她一點都不心疼那幾十塊錢才一片的面膜,只是鼓著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瞪著坐在電腦前發呆的若生,驚道:“你瘋了!?”

  好朋友的好處就是什么都不用說的太明確,大家就明白對方在想什么。

  一個堂堂學政法的學生去應聘動漫公司?不是腦袋搭錯了線就是有其他特殊的原因,青大小姐那么聰明的一個人,怎么會猜不出來?若生肯定是為了秦陌去的,要知道,大四秦陌便被國內有名的“SE”動漫公司破格錄取。

  若生抬頭,眼神認真地看著她,半秒才說:“我是認真的!”

  “……你認真指的是什么?對秦陌認真了?”青顏問。

  聽見她這么一問,若生特糾結地搖搖頭,“我覺得我快瘋了,我怎么會這么容易喜歡上一個人啊,才見過他幾面,每天做夢都能夢到他。”

  “會不會是你想多了,就像我有時候總覺得自己變丑了,拿出身份證一看,才發現自己多慮了。”

  “……”

  “那或者是你太久沒談戀愛了,所以寂寞了?”

  “是么……可是那么多人……我為什么非要選他,如果真寂寞了,應該不會想要找一個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自己的吧?”

  “……”青顏沒說話,代表她也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還有種可能就是,也許我也是傳染了我們班校花的毒,喜歡挑戰難度,喜歡找那種高高在上并且一點也沒把我放在眼底的人。”

  若生撐著腦袋,臉上是一副陷入泥漿已經拔不出來的無奈感。

  而青顏則是看著若生,面上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誰都知道被愛總比去愛要幸福得多,可我們當遇見那個讓自己動心的人時,就算知道前途是未知的茫然,也會不顧一切的去喜歡,去愛。

  一見秦陌誤終生,所以,若生,你做好了可能會誤終生的準備嗎?

  第二天,若生一大早就往手機店里跑,那時候店都還沒開門,她一個人站在門口等了十分鐘,才看見昨天那個客服小姐一手拿著豆漿,一手拿著包子邊啃邊向這邊走來。一抬頭就看見比她還更按時出現在店門口的人,有些訝異:“小姐今天來的得很早哦,在這里等了很久嗎?”

  “也沒多久。”她說,“不知道手機修好了嗎?”

  “嗯,修好了。”客服小姐拿出鑰匙開了門,早晨的店里面還比較昏暗,鼻息間有輕微的電子氣息。“你在這里等等,我這就去給你拿。”

  若生眼看的女孩一路跑到里面將包子豆漿放下,從里面翻出一個盒子向這邊走來:“老板昨天晚上就修好了。”

  若生接過手機并沒看,問:“那昨天那個男生的手機……”

  “你是說秦少嗎?他的昨天晚上就已經拿回去了。”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若生眼神里劃過一絲失望,但隨即她有找到女生話里的關鍵點——“呃……你叫他秦少……你跟秦陌很熟嗎?”她試探地問。

  女孩點點頭:“他跟我們老板很熟,怎么了嗎?”

  若生眼睛一亮,故作崇拜道:“你知道嗎?秦陌在我們學校可出名了,帥到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可是據說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有女朋友了!而且對女朋友超專情的,是真的嗎?”

  “哦……你是說白淺夏啊,她算哪門子的女朋友啊……純粹就是玩弄秦少的感情嘛,從來在別人面前都不承認他們之間的關系,偏偏有女生喜歡秦少她還會生氣,不讓秦少在外面交女性朋友,矯揉造作得不得了,那白淺夏自己在外面的男朋友不要太多哦!我也不知道秦少怎么就那么專情,從小到大只鐘情她一人。”說完,她又特不平地說了句:“白淺夏除了長相漂亮之外,要氣質沒氣質,要修養沒修養,哪里能配得上我們秦少呀!”

  所以說,秦陌跟白淺夏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的關系?

  若生心里一陣歡騰,眼睛都笑得瞇起來,對著女孩贊揚了一句:“親愛的,你知道嗎!你真是我見過最美麗可愛冰雪聰明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妹子了!謝謝你的回答,我先回學校啦!么么噠!”

  然后拿了手機就轉身離去,剩下客服小姐一張無辜又莫名其妙的臉……

  早上站在公交車站臺上等車的人很多,大多都是一些趕去上班的男女,八點多了,上升的光線里隱隱有些清晨獨有的生機盎然的氣息。

  好在等待去若生學校的那班公交的人并不多,若生心情極好地上了車,找了個靠窗口的位置坐下,剛想跟青顏分享她得到的喜訊,盒子里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若生拿出手機,看了眼上面的來電顯示,是一個“夏”字。不禁疑惑,她什么時候存了這個字在電話簿里?

  容不得她多想,手機鈴聲催促著她快接電話,她按下接聽鍵,習慣的“喂”了一聲,卻許久都未聽見有聲音回答。

  若生奇怪,再喂了一聲,依舊沒反應。她拿下手機看了看,以為自己按錯了鍵,可屏幕上明明就顯示了“正在通話”的字樣。

  她郁悶地對著手機再喂了一聲,過了半天正打算要掛,里面卻傳來一個女聲:“你是誰?秦陌的手機怎么會在你手上?”

  若生一愣,將手機拿開看了看,明明就是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手機,但是仔細看還是有一些不一樣的,就比如這個手機好像要比她那個舊一點,估計是她跟秦陌的手機拿錯了。

  她重新接起電話正欲解釋,就聽見那邊連珠炮的責問聲:“秦陌呢?他是不是在你身邊?讓他接電話!”

  原本打算好心解釋的若生一個脾氣就上來了。手機的備注名是夏,說不定就是剛才那個叫姍姍的口中說的白淺夏。

  對白淺夏不好的印象接踵而來,若生掂量了一下,才做出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開口道:“你是誰啊?秦陌現在正忙著呢,沒空接你的電話,要不然你有什么事留言,我幫你跟他說……”

  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對方“呯”的一聲掛了電話。

  若生心里有做了壞事的小快感,不過稍后,她又有點心虛了起來。要是被秦陌知道的話,估計以后見面會直接拿把刀把她砍了。想到他平時面無表情,像所有人都欠了他錢一樣,當下她便決定下車,將手機給還回去。

  可惜還沒站起來,另一個電話就來了。

  往手機屏幕一看,是一連串的數字,莫名的熟悉,一秒鐘后才反應過來,那是自己的手機號!

  心里有些雀躍,她暗下接聽鍵,意外的柔聲“喂”了一句。

  “林若生?”那邊既熟悉又陌生的詢問聲傳來。

  “嗯。”若生不冷不淡地回了聲,事實上此刻她的心跳得好快好嗎!

  “昨天修手機的時候,我拿錯了手機。”話說到這里就停頓了。

  若生對著手機等了許久也沒聽見下文。

  真是言簡意賅,難道后面的還要她來補充么?

  心里明明是在想:是你拿錯了手機,又不是我,我干嗎要主動提出換?我就沉默,看你要不要約我出來。

  可是嘴巴上就變成了,“我現在在回學校的路上,在校門口換手機可以嗎?”

  “嗯。”那邊應了一聲,若生還來不及說什么,就聽見“嘟嘟”電話掛斷的聲音。

  她一愣,拿著手機,半天才郁悶地吐出了一句:“我怎么會喜歡上這么沒禮貌的人?”

  可有些喜歡就是沒有原因可講,也許只是他與你的一個對視,或是他的沉默不語,抑或是他那抹孤獨的讓你心疼的背影,都能輕易讓你心律不齊,而你,為此刻的動心,似乎已等待了許久。

  后來的后來,若生一直覺得,喜歡一個人真的是很不可思、也很沒道理的一件事。明明看不到未來,預測不到結果,卻還是想要那樣一直喜歡下去,一直到喜歡到終老。

  那時候,她曾用這個年紀最干凈最徹底的勇氣去愛過一個人。

  公交車是直達校門口的,下了車,若生本能地在人群中尋找那抹身影。

  其實真的沒有必要刻意地去找,就見到秦陌倚靠在保時捷的門邊,淺色襯衫,深色牛仔褲,襯托出他修長挺拔的身材,玉樹臨風,陽光讓他平時看起來冷漠的棱角看起來更加柔和,明亮安靜,身邊的景物都因為有了他的存在,呈現一種寧靜美好的狀態。

  若生從來都沒覺得自己像現在這樣沒種過,心跳的連手都在發抖。即便是她在心底無數次安慰自己說秦陌又不是老虎不會吃人都無濟于事。

  就在她接近秦陌的同時,他的眼眸也不經意看了過來,在她身上定住,若生努力佯裝出鎮定的樣子,微笑的跟向他揮揮手:“嗨。”

  可惜人家連招呼都仿佛不屑打個,徑自將手機遞了出去。

  真是有夠冷漠的!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冰塊!

  雖然她林若生算不上什么絕世大美女,但是也算得上長得眉清目秀的,他有必要每次看見她都像見了跳蚤一樣巴不得繞得遠遠的嗎?

  她沒好氣地將手機還給他,拿了自己的就打算轉身要走,卻沒想到他竟是開了口:“等一下……”

  若生訝異,奇怪的轉身,隱藏著內心小小的驚奇,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故作沒好氣地問:“干嗎?”

  俊顏依舊冷漠,秦陌看著她問:“你接電話的時候說了什么?”

  若生一愣,才想起剛才在公交車上接的那通電話。不禁納悶,那女人的告狀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一點?

  她愈加沒好氣道:“忘記說什么了。”

  “……”秦陌表情冷漠。

  若生咬咬唇,一副我就是忘記了你能拿我怎樣的欠揍表情,她說:“不然,你給點提示?或許我能想得出來?”

  秦陌根本懶得理她,轉身就要上車。

  若生連忙追上去,“喂喂,秦陌,干嗎啊?你是在生氣嗎?”

  他沒理她,連頭都沒回一下。

  “好啦好啦!是一個稱呼為‘夏’的女生打電話過來,巴拉巴拉巴拉的就說了一大堆,又不聽別人解釋,我當然生氣啊,一生氣就說了一些玩笑的話。”若生站在車邊解釋完后,問,“她生氣了嗎?你很關心她?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解釋清楚?”

  “……”

  秦陌給她的回應是直接發動車子,飛馳而去。

  看著車子消失在路的盡頭,若生哼了一聲,腦袋忽然一轉,拿著手機對自著自己“咔嚓”一聲響。在手機里查到最后的一連串沒有名字的號碼,打了幾個字上去連著照片一起發了出去。

  保時捷上,擱在一旁的手機閃動了一下,秦陌拿過點開,屏幕上的林若生穿著淺色T恤,膚色潔白,對著鏡頭卻像是穿過鏡頭望著他,輕輕的微笑,嘴唇撩起,露出左側潔白的犬齒。

  短信的內容只有簡單的幾個字,“秦陌,我們做朋友好嗎?”

  他只是輕瞄了一眼,便毫不猶豫的按下刪除鍵。

  若生當然看不見他的動作,但是在心里猜都能猜到他的反應——他應該是刪了照片吧。

  當然!如果不刪除她的照片就不符合秦大冰塊的作風了!可是那又有什么關系?至少他在刪除之前有看見她微笑的臉,這樣對于她來說就夠了。

  秦陌,我能告訴你嗎?我好像對你一見鐘情了呢!

  接下去的一周,若生每天晚上都會夢見秦陌。

  若生一直認為,夢里出現的人,就應該是醒來去見的人。

  因為,喜歡一個人不就是這么簡單的事么?

  于是周末,若生獨自給自己畫了煙熏妝,然后單獨去了“傾城”,想要跟秦陌“偶遇”。

  不意外的在“傾城”里碰見了青顏,那妞看見她的表情像見了鬼,雙手放在嘴邊,作驚恐狀:“若生,你真的是我認識的林若生嗎?”

  若生賜她兩個字:“做作!”

  青顏給力的反擊:“那你化妝成這樣是做什么?來傾城跳艷舞嗎?”

  “……”若生翻個白眼,無語。

  “不過這妝化的倒真不錯,瞧瞧,把你弄得多有女人味,是男人見了都會被迷倒。”

  若生:“滾!”

  “就不!”青顏不滾,反而姐妹好的粘著她:“林妹妹,快告訴你顏姐姐,你來這里是不是為了秦陌?”

  “不是!”條件反射地否認。

  “切!你今天要不是為了秦陌來這里,我青顏和成青的腦袋就砍下來給你當凳子坐。”

  “謝謝,我們家凳子很多,不缺你們兩個。”若生語氣已不耐:“行了,你去玩你的,我還有事呢?”

  青顏捧著受傷的心:“你居然趕我!”

  “是啊。”若生毫不客氣:“我嫌你煩,快走!”

  趕走了青顏后,若生自己一個人在大廳里穿梭。

  她畫的濃濃的妝,穿的性感,人群里一站,大美女一只,上前搭訕的不少,丑的矮的胖的瘦的,也有英俊的,卻沒有一個能讓她想第一次見到秦陌一樣動心的。

  一見秦陌誤終生,看來真不假。

  只是,幾乎將“傾城”的各個角落都搜尋了一遍,若生都沒有看到秦陌的影子,一圈下來,出奇的疲憊,她找了個洗手間休息片刻,在鏡子里看見自己還真是跟平常不一樣,水色的唇,粉嫩的臉,迷離的黑眼圈,整一個不良少女。

  “笑。”她對自己說,“要笑。”

  然后用手機對著自己將自己的樣子拍下來。

  拍了一會兒后又覺得無聊,她決定打道回府。從洗手間出來,不經意在男廁的一側,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定睛看去,但見秦陌以一抹醉酒的姿態,慵懶地倚靠在墻邊,凌亂的黑發遮擋了他一半的臉。

  有些不可思議,在這種地方,這樣頹廢的人,不應該是秦陌。

  若生覺得老天跟她在開玩笑,讓她一夜的辛苦有了希望,卻讓她的希望變得不如想象中的美好。

  她走過去,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喂!喝多了,還認識我是誰嗎?”

  秦陌懶懶地抬了抬眼皮,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無視般垂下了眸。

  若生的怒氣就蹭蹭的上升,多想對他大吼,秦陌,你這么冷漠,你家人知道嗎?

  她惱怒,想著就放他一個人在這里自生自滅好了,站起身欲走,手卻被一只冰涼的手給抓住。

  心一跳,若生望去,就見秦陌抬頭看著她,俊美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現不屬于他氣場的無助。

  很多年后,當若生回想當時的情景,不得不認命的承認,秦陌就是一種感情里的毒藥,輕輕一碰觸,她就受到了蠱惑,并且,再也離不開。

  “帶我走……”他說,迷離的眼神看著她的臉,說不出的勾魂。

  若生估計他是真的醉了,之前的心慌漸漸平穩下來,她勾勾唇,學他那種大冰塊似地說話樣子,傲嬌冷漠道:“去哪?”

  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修長的身子立馬就比若生高大了起來,他俯身看著她,微瞇的眼睛性感無比。

  若生覺得自己真是瘋了,就連他喝醉了的樣子,她都能被他迷的天花亂墜。

  “帶我走……”他又重復了一遍,認真的表情跟平時的秦陌一點都不符合,像是個沒長大的小孩子似的,哪里還有秦氏大少爺的影子?

  若生尚未吭聲,就聽到他繼續道:“如果不走的話,我就親你了……”

  話音剛落,飛薄的唇就壓在了她的唇上。

  若生的世界轟隆一聲炸開無數道煙花,這是怎么了?白天冷漠俊雅的太子爺,夜晚變成頹廢墮落的大惡魔?

  秦陌的唇冰冰涼涼的,卻將若生的心吻得滾燙滾燙。

  這是若生的初吻,可感覺卻是那樣的好。

  有個聲音在心底問,秦陌,我是不是徹底愛上你了?

  幾秒之后,他稍稍離開她的唇,呼吸跟她一樣的緊促。

  她抬頭看著他,感覺到自己起伏的胸膛跟他緊緊地貼在一起。就在這么溫馨的時刻,他忽然說:“你……你是誰?”

  林若生,如果她林若生再有骨氣一點,這一刻應該是甩一個巴掌將他給打醒。這個占了她便宜的男人,居然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秦少爺沒有得到回復:“嗯?”

  她就知道碰到他秦陌,她林若生就會輸得一敗涂地,她微微得昂起下巴,說:“這個……你猜。”

  “跟我走好嗎?”

  她沉默,他又低聲問:“答應我?”

  若生的心立刻就像快倒塌的樓房一樣岌岌可危,她呼吸急促:“那你求我。”

  “求你……”他蹙眉,毫不猶豫地說出平常根本不可能說的話,將她摟得更緊,仿佛這一刻,她是他的唯一救贖。

  而若生,愛極了充當救贖的角色。

  若生不知道別人喝醉了是怎樣一副樣子,可是她知道秦大少爺喝醉了,居然還能鎮定的沿著道路邊緣往回走。

  只是……陪他走了一條街的她終于受不了,扯了扯他的衣袖:“秦少爺,你不會要我就這樣陪你走一夜吧?”

  他頓住腳步,冰寒的眼神盯著她,就在若生以為他的酒精大概被風吹了揮發了開始清醒的認識人,下一秒將要蹦出一句:“怎么會是你”的時候,他轉身扶著墻角就開始嘔吐起來,樣子狼狽不堪。

  若生咬牙,真是禽shòu啊!剛親完就吐,有考慮過她是女生的感受嗎?

  顯然沒有啊!

  若生恨恨地瞪著他,心里無數個想要將他拋棄的想法浮現,但最后她還是特別沒骨氣地跑到斜對面的一家小型超市買了一瓶礦泉水給他漱口。

  回來的時候秦陌已經虛脫地坐在地上。好在他不是醉到那種不省人事的地步,還知道旁邊有他剛吐過的東西,會移到離臟東西遠點的地方坐著。

  若生將水遞到他手里,他拿著,卻不動,明擺著是要求有少爺式的照顧。

  無奈她只有從他手里把瓶子拿回扭開,偏是遞到他的唇邊他也不會開口喝。她拍拍他的臉,幾乎是掰開他的嘴將水灌進去。迷蒙中的他被嗆得咳嗽,勉強地睜開眼,自己漱口,喝水,然后看著她,眼神總算有些不同。

  “還認識我嗎?”她湊近了問。

  他看著她,點點頭,伸手將她一拉,她一個沒準備就摔倒了地上,屁股生疼,偏是罪魁禍首還特淡定地仰頭看天,又恢復了他沉默是金的作風。

  若生抬頭望天,漆黑一片,別說星星了,就連只蒼蠅都沒有。

  轉頭,秦陌的眼神一直看著天,狹長的眼睛如染了墨,若生想,他真好看。

  若生擺正身體,在他身邊坐好,問:“為什么喝醉成這樣?跟女友吵架了?”

  本以為他根本不會搭理自己,卻不想,他竟開口:“她不是我女友。”

  “嗯?”

  若生反射性的“嗯”了一下,但秦陌卻不再開口。

  若生看著他下巴微昂,側面線條特別柔和,讓若生忍不住在心里輕輕地對他說:她不是你女朋友,那能不能讓我當你的女朋友?

  但這句話若生并沒有勇氣說出口,她不知道秦陌有什么心情,他不說,她也不多問。

  這一刻,她能做的只是陪著他一起發呆,內心深處多了一抹柔軟,好像如果她可以這樣陪他坐著,一直到老,那該是一件多么奢侈又幸福的事情……

  白淺夏找來的時候,若生正坐在地上猶豫著要不要把秦陌給拉走,雖然是夏天,但是這樣的晚上吹多了夜風還是有些涼意的,就在她手臂上起滿了雞皮疙瘩的時候,一個輕柔的女聲帶著高跟鞋的聲音出現在她耳朵里:“秦陌?”

  若生抬頭一看,是穿的一身白色連衣裙的白淺夏。和上次比起來,此刻的她簡直是升級版的白衣天使。可惜此刻秦陌早已經陷入了沉沉的昏睡,若生不想再因為自己又讓他被誤會,緊接著被他討厭。

  若生很平淡地問了一句,“你認識這個人?”然后,故作懶懶地說:“認識就好,他喝醉了,老板讓我送他回家,可是他又賴在這里不走,真是頭疼。”說完她還揉揉額頭,語氣里故意透露些許不耐煩。

  白淺夏只是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好像她是什么臟東西似的,眼睛里寫滿高傲與不屑。

  難道冷傲這種東西也能傳染的?若生當時的反應就是這句話,難怪秦陌的脾氣那么冷漠,難不成是受白大小姐的影響?

  在若生思索間,白淺夏已經發話了:“我認識他,這里沒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話音剛落,她就從包里抽出了幾張百元大鈔,丟在若生面前,“這些是你的小費。”

  想當然她白大小姐將她當成是陪酒女了,還小費呢!若生冷笑,換成平時她也許會動怒,但此刻的她竟有些倦了。

  對于白淺夏的舉動,她選擇的是坐在原地動都不動,懶懶地抬抬眼皮,勾唇,道:“不好意思,我累了,想在這里休息,你們請便。”

  隔著昏暗的路燈,若生都能看見白淺夏漂亮卻抽搐的臉,心里不禁覺得有趣。

  可是當白淺夏真的將秦陌一步一步地扶著離開的時候,忽然沉寂下來的空氣讓若生有些孤獨。

  裸露在空氣外的右邊臂膀已經開始感覺到冷,那是因為秦陌不再坐在身邊的關系。

  她傻傻地看著天,不知道明天醒過來,秦陌會不會記得在這一天,他曾經吻過自己?

  若生伸手撫過嘴唇,上面早已被風吹得冰冰涼涼,仿佛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夢。

  可是她知道,有回憶記得,那一刻的曖昧,那么的真實,不是夢。

  第二天,“SE”動漫迎來了從公司創建以來,最奇怪的應聘者。

  于是出現了以下對話——

  面試官完全不知道林若生的個人簡歷怎么會被收進面試者里,但還是例行問:“同學,你能說說,你學政法專業的,怎么會想要來面試動漫公司?”

  若生:“因為秦陌。”

  面試官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你的意思是為了秦陌來工作?”

  若生:“可以這么說。”

  面試官聯想到了自家女兒,也跟面前的若生差不多年齡,在大學喜歡一個男孩子,人家出國留學,她也非得跟去,根本不聽勸。也許是深有感觸,面試官看著若生,像個長輩一樣教導:“同學,工作可不是上學,因為秦陌來公司,你不覺得太兒戲了嗎?”

  若生:“唔,我也覺得兒戲,可‘SE’公司對員工要求第一條就是要誠實做人,您看我多誠實。”

  面試官摸了摸下巴:“是誠實沒錯,但也太誠實了。你說說你們這些女孩子,見了個帥哥就迷的不行,秦陌有多好?拯救了全中國,還是發明了中文?”

  “都沒有,但就是喜歡啊,就像我見到您第一眼,就覺得您是那種學富五車,滿腹經綸的前輩,如果我能進‘SE’一定要跟您多學習學習。”

  面試官被若生夸得不行,笑呵呵地謙虛道:“我們‘SE’的人才多著,我算什么。”

  “算的算的。”若生連連點頭,“秦陌一定也算人才吧?您用您獨特的眼光瞧瞧,他是怎樣一個人呢?”

  面試官獨特的眼光一閃,道:“秦陌這個人還是很不錯的,能力確實很強,公司有些很有資歷的職員都不如他。”

  若生兩眼放光:“是嘛!連您這樣的前輩都贊他,就證明我眼光真的好!那您說秦陌會喜歡我嗎?”

  面試官:“這個不好說,要看他喜歡什么類型的姑娘了,公司喜歡秦陌的小姑娘還挺多……我去,林若生是吧!你給我認真點!我差點都被你繞過去了!真是!要我說你什么好?趕緊的、趕緊走人!”說完就要趕若生走。

  若生正欲說話,就見旁邊一個正在接電話的工作人員忽然將手機遞給面試官,示意他接聽,那面試官接了電話,聽著那邊說了一陣子,然后應了一聲“好的。”

  掛了電話之后,他奇怪地看著面前的若生,再看了眼自己面前的資料,然后道:“林若生是吧,你被破格錄取了。”

  一直坐在椅子上絲毫未動的若生露出一抹笑,那抹笑帶著篤定和未卜先知,似乎對于面試官這樣的轉折一點都不驚訝。

  若生走出會議室,掏出手機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媽,這次真的謝謝你啦!”

  林母在那邊冷哼一聲:“只要你畢業之后乖乖給我去美國,沒畢業前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你!”

  “會的,媽,你放心吧!”

  林母高貴冷眼:“現在在哪?馬上過來陪我吃飯。”

  “剛從SE面試官手里逃生,我就來,媽你等著我哈!么么噠!”

  “……”

  掛了電話之后,若生看著“SE”辦公室長長地走廊,心道,秦陌,你知道嗎?自從遇見你,我才相信愛情,并且熱愛它。所以畢業之前的一段時間,我都會去努力地靠近你,如果你注定喜歡不上我,我就聽我媽的話去美國,從此不再踏入你的世界。

  愛一個人,其實很簡單,他讓你開心,讓你有期望,但他也會讓你流淚,讓你失望,但即便是他這樣讓你的心緒陰晴不定,只要他站在那里,你還是會走過去牽著他的手,不由自主。

  那時候的林若生愛極了秦陌,覺得世界上不會再有比他更好的男人,即便是很多年過去了之后,他傷她至深,她依舊這樣認為。

 

【通知~】

明天上架啦,感謝大家的不棄之情,

碼字不易,親們,支持正版,給碼字狗一個得以堅持下去的信念吧~

ps:如遇問題,請咨詢頁面下方的客服qq。再次感謝!

  
     

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我在你的世界,下落不明》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8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8/5744035 閱讀此章節;

2020/4/6 16:08:30
2019白小姐祺袍黑白图纸